趁記憶還沒消退前,來寫寫 5/6-5/13 我人生中生最嚴重的一次病。
 

5/5 週三

大概晚上10點後,就覺得肚子不太舒服,但還是忍著把 11-12點的西文課上完了,那堂課有超多的文法以及路痴殺手—教方向。
 
一下課我就直奔廁所,第一個小時其實還好,就是肚子痛跟正常排便。困著第二小時開始就覺得不對勁了,拉出來的全都是水。
 
接著好不容易跑去睡了,但一直到早上七點前,我都睡睡醒醒起來上廁所,七小時中有五個小時都在廁所裡度過。
 

5/6 週四

一早去看了醫生,說又是諾羅病毒,而且比上次還嚴重,在診所時發燒到 38.2 度。拿了藥然後請了假,但因為剛好在趕標案,所以還是撐著把企劃書寫完。
 

5/7 週五

沒有請假,把投標文件印出來再三檢查,因為實在太昏沈了怕有什麼差錯,檢查了大概有 10 遍吧。然後把企劃書送印後趕快找了快遞來收件。下午收件完終於放下心中大石,然後也是這天開始嚴重不舒服,反覆高燒但吃了退燒藥也只能降個 0.2~0.5 度,完全幫不上忙。當天晚上體溫已經到 39.8 度。因為怕脫水所以很認真在喝電解水,想吃東西但是吃了兩口沒食慾,又噁心又吐又拉。
 
原本晚上想提早回去回診,但看了資料說諾羅來得快去得快,三天就會好。於是想說禮拜六早上如果沒好點再回去診所看。而且我虛弱到實在無法移動去看醫生。
 

5/8 週六

一早實在不行了,身體完全沒力,我知道我很努力在補充電解質,可是身體流失水的速度遠大於我補水的速度,高燒仍然不退。診所覺得我這樣脫水不行,開了轉診單要我直接去醫院急診打點滴。但到這時候都還是被診斷為比較嚴重的諾羅,而且不太尋常地變嚴重。
 
昏昏沈沈地走進急診室,急診知道我發燒如臨大敵,問了接觸史、外地旅遊史(剛好在華航事件剛爆發時),採了尿跟糞便檢體,照了兩次X光,躺在急診床上等候消息。後來得知我的腸道感染指數是18倍,就算沒有這個感染指標,我也虛弱到需要立即收治住院,所以就住院了。
 
當天又採了血液樣本,同時做了尿液、糞便跟血液細菌培養。還好我住的是雙人房,如果是健保房真不知道要怎麼滿足我上廁所的需求。
 

5/9 週日

六日兩天度日如年,因為主治醫生要禮拜一才能幫我照腹部超音波,細菌培養結果也要到週一才知道。打了點滴、打了退燒藥一樣體溫上上下下。發燒前會冷到全身顫抖不舒服,一直燒到最高點後全身發熱不舒服。於是我一直重複著照暖燈 => 躺冰枕的狀態,護理師一直來來回回幫我量體溫,每次燒到40度都會換來一陣驚呼。因為細菌培養結果還沒出來,所以預防性地先打了抗生素。
 
全身痠痛,坐躺都不舒服,完全沒辦法看手機,一看手機就昏。吃任何東西都會引起噁心嘔吐,包括藥。一度難受到詢問護理師能不能不要吃藥,因為吃藥會讓我吐,答案當然是不行。
 
住院的消息一出,一天就收到超過 70 封的私訊跟關心,還有很多直接打電話來的,我完全虛弱到沒辦法回。
 
當下只有一個想法:「不管是洗胃還是洗腸,我都同意,趕快把我救出來…」
 
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醫院的氣場還是只是身體不適,雖然整天昏昏沈沈,但完全沒辦法入睡。光是眼睛閉上都還沒睡著,就狂作夢。全都是一些會讓人驚醒的惡夢。後來我老公給了我一個護身符,有點用,雖然還是惡夢連連,但中間會消失。從原本睡不超過一小時,進步到睡了兩小時。
 

5/10 週一

醫生終於來上班了,當天早上五點我就醒來了,一直盼望著趕快去照腹部超音波順便問醫生問題。每個睡眠只持續20分鐘,依然是度秒如年。
 
細菌培養的結果是,我完全沒有得到諾羅,而是很嚴重的沙門氏菌。幸好醫院一開始就給了抗生素,而且是對沙門氏菌的第一線藥物。醫生問了一下診所是否有給予過抗生素,我說沒有…。我問他什麼時候會好?他說要四到五天,從給抗生素開始算起。所以也就是說我白白浪費了兩天延誤治療……..。但好消息是有培養出細菌,終於可以對症治療。
 

5/11 週二

更換了藥物之後,感覺身體恢復快很多,雖然週一還是燒到40度,但發燒頻率變低了。週二開始看到驚喜—成形的便便。這天還是發燒,但已經到 38.3~37.6,也沒有冷到全身發抖的狀況了。醫生關心了一下睡眠狀況,得知我睡半小到一小時就會醒來之後,說我需要好的睡眠才有抵抗力,開給我安眠藥。
 
附帶提一下,一般來說三四天才需要換一次點滴針頭,但因為我本來血管就很沉很細,加上身體虛弱於是血管更容易破,導致住院六天總共換針三次,共挨了11針。
 
這天覺得我這禮拜大概都出不了院了。
 

5/12 週三

就跟醫生說的一樣,4-5天就會好轉,今天是第五天。整個人感覺神清氣爽,雖然手機還是看不下去,但我肚子餓了。得到了許可,慢慢吃了白粥、白土司。當天吃了兩碗稀飯跟兩片土司。
 

5/13 週四

因為已經沒有明顯地發燒(大約在37.3度),加上食慾恢復很好,醫生就讓我出院了。剛好趕在疫情大爆發前離開醫院,想想那陣子我足跡單純,反而醫院還是相對安全的地方。
 
 
 
真心建議大家如果拉肚子超過兩小時,覺得全身無力,就直接去醫院看診。小診所誤診太可怕了。脫水是會死人的…。我現在已經完全康復,但回推食物感染的可能,只有當天早上吃的永和豆漿的饅頭蛋。而且網路上找到沙門氏菌感染的案例也有不少永和豆漿,根本是慣犯。
 
我現在對於外食有很大的恐懼,但也無法避免完全不吃外食。所以我避開了容易引發重症感染的海鮮、蛋。能吃的選擇瞬間少了很多。
Author

現為網路社群行銷工作者。曾建立韓國部落格程式 Tatter Tools 臺灣中文社群、擔任 Mozilla Taiwan Firefox 社群版主與編輯 Wiki。熱愛學習語言藉以瞭解當地文化。現為 TutorABC / 巨匠 / 聯成外語學員,同時學習英文 (B2-C1) 與西班牙文 (A1)。 歡迎使用推薦人獎勵報名享折扣優惠,請跟業務報上我的 email: vsy.haha@gmail.com。

發表迴響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