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ag

第十三集

Browsing

譽王的吏部尚書何敬中,因為獨生子何文新在楊柳心妓館殺了文遠伯的兒子,又因為紀王是目擊證人,何文新的死罪是逃不掉了,因此何敬中煩惱到病倒在家裡。(這條線埋得太久,要前情提要一下喚醒記憶)

秦般若離她的師傅玄璣公主手段差得遠了,竟出了一個換死囚的餿主意,也沒想到要是失手該怎麼辦,不愧是最佳豬隊友。(小說中滑族跟譽王沒有關聯,秦般若是特地進來大梁埋伏,不為輔佐任何人,僅僅為了擾亂大梁的態勢,所以出這種餿主意倒是正常不過)

豫津帶來了一堆橘子,但一向最愛吃、最愛橘子的飛流卻聞了聞,一口也沒吃就生氣的跑了。梅長蘇覺得反常,也拿橘子起來聞了聞,但大概是生病所以聞不太出來(豫津你也鼻塞嗎?竟然聞不到)

景睿問蘇兄過年蘇宅只有這些人嗎?的確是比不上景睿這兩姓之子,兩家當一家用,但蘇宅的人也不少,照小說描述,人還比電視劇上多。再比起豫津家裡只有自己跟爹,那蘇宅更是人多了。(所謂人越孤獨表面越開朗,豫津就是這樣的孩子呢)
2015-12-24 19-22-25

江左盟放消息給沈追,沈追也查到樓之敬的私砲房了。放消息給沈追就等於放給靖王,有些事情的確不能讓梅長蘇直接跟靖王說,一方面別讓靖王過於依靠自己,以免日後靖王沒了長蘇會不知所措(淚);另一方面也趁機讓靖王和沈追磨和彼此對政務的手段,梅長蘇想的其實非常非常遠哪。
2015-12-24 19-28-45

靜妃在藥櫃裡不知道找些什麼。後面點的集數再細寫這個。覺得這個畫面不僅僅是要交代靜妃在確認皇后所中之毒(軟蕙草)那麼簡單,因軟蕙草雖毒性只有六到七天,但吃了會四肢無力,宮中草藥都是有記載才送進來的,這種程度的毒性不太可能放行進入宮中,那靜妃在這裡找藥櫃就不能說是在驗證皇后所中之毒了。
2015-12-25 07-46-09

冷吱吱的還能蓋棉被拍戲,宗主好幸福ヾ(*´∀ ˋ*)ノ
2015-12-25 07-48-26

想也知道晏大夫是誰打賭了,還不就是那位藺晨藺少閣主嗎?藺晨在第一集就露面過了,一刷時因為人物太多記不起來,到二刷才發現。話說晏大夫您怎麼連鬍子也能綁造型呢?真是時尚啊。
2015-12-25 07-50-20

景琰說自己來探病時,梅長蘇感動了一下。

小殊搓手手被景琰發現。在前面幾集中,也常有畫面帶到梅長蘇搓手,埋梗埋得很用心哪。小殊被問到後驚了一下,立刻放開手。小殊對於霓凰的露出馬腳都是可以克制但卻不加以克制的行動(例如抓手、拿掉花瓣),但對景琰的露出馬腳卻都是無意識的習慣動作(例如搓手、水牛、拔劍),可看出他對景琰才是真心想隱藏身份的,但其實也滿意外景琰還記得小殊的習慣動作。

景琰對於這第一次露出馬腳的梅長蘇也沒想太多,立刻接受梅長蘇「很多人有這樣的習慣」的說法。
2015-12-25 08-08-09

靖王以為是沈追告訴梅長蘇私砲房的事情,他對江左盟的能力並不太清楚。

胡歌自行要求加戲的烤手片段。
2015-12-25 08-15-13

高湛竟然能直接指責梁皇下棋下錯了,兩個人還能拌嘴XD
梁皇:「哩來哩來哩來來來來~」
2015-12-25 08-17-37

梅長蘇看到桌上的橘子,想起飛流的反常,想起豫津說家裡不守歲,但父親卻去辦年貨並不合常理;且言侯的妹妹皇后又剛好在年終尾祭生病了不能出席,這麼推理起來,火藥極有可能是言侯拿走了,言侯拿那些火藥要在年終尾祭做什麼呢?言侯曾是已故宸妃的妻子(古裝劇中皇帝搶好朋友的老婆好常見啊),梁皇間接殺了宸妃,言侯的目的便不言而喻了。

飛流跟黎綱幫著梅長蘇捉弄了一回晏大夫XDDDD
2015-12-25 08-36-46

梅長蘇立刻趕往言侯府,這段戲的表現方式是胡歌跟導演討論出來的。

言侯飾演者王勁松對這段戲以及言侯的看法。王勁松對角色內心世界琢磨了很多。

過慧易夭這名言在全劇中大概出現了三次吧
2015-12-25 09-50-10

蒙大統領接到梅長蘇的指示,巡視祭台偷偷將火藥處理掉了,要是沒蒙大統領還真的是太不方便了,怪不得梅長蘇最先通知他自己的真實身份。小說中是要言侯自行去處理,電視劇改的比較合理。
2015-12-25 09-51-29